“熊孩子”闹暑假 充能欢乐两不误

pt电子游戏交流吧

  暑假,是属于“熊孩子”们的“节日”。

摆脱了早起和晚起的时间限制,逃过了考试排名的学术压力,暑假让孩子们有机会感到安心和慷慨。

△2011年8月24日,北京文联小剧院,儿童表演剧《我们的假期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他们抬起胸膛抬起头,傲慢地冲向各种有趣和有趣的地方。过去不允许的“湿身”和“吃土”在某个时间点有合理的理由。从伴侣那里回来的“花猫”失去了一些内疚的良心,以及更多不择手段的笑容。

夏天“快乐水”

△2010年7月11日,中关村软件园雨后,小孩来到池塘玩耍。摄影/郭铁流

△2010年7月18日,北京三里屯的小男孩把脸放在喷泉上淋浴。摄影/韩萌

△2011年7月15日,太阳宫卡尔科技水上乐园,儿童滑入水中滑入凉水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△中午,一个外国小孩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喷泉里玩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陶伟

△,北京市昌平区景芝湖儿童从水滑梯顶部滑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木一

“Shabu-shabu”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

△2009年7月11日,北京潭Temple寺,小男孩和小女孩蹲在墙上吃冰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尹亚非

△2009年8月17日,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古老的古城村,几个孩子把铁架当作秋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1年7月5日,人民大学对面的当代购物中心,当父子喂鸽子时,一只鸽子飞到了孩子们的头上。摄影/姚宝龙

△2012年8月24日,在北京市朝阳区马儿庄村,孩子们在街上玩耍。其中一个孩子把手中的沙子举到了天空。摄影/周刚峰

△2017年7月15日,石景山游乐园两个孩子正在“战斗”,不断出现泡沫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“玩具总动员”

△2005年8月17日,一名儿童在天安门广场放风筝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建宁

△2010年7月4日,在北京三里屯,一个小男孩坐在路边,对路人顽皮。摄影/孙春霞

△2013年7月9日,北京故宫博物馆的一名带伞帽的小孩,手持玩具手机在雨中行走。摄影/李世民

△2014年7月17日,在游戏展上,孩子们玩蹦床玩具。摄影/秦斌

△,孩子们在北京世博会上体验玩具枪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通用“充电期”

△2009年7月22日,在北京天文馆,男孩戴着一副太阳镜和一副日食观察眼镜观看日全食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△2014年7月31日,在北京暑假期间,孩子们在课堂上聚集在讲台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元正

△2015年7月27日,北京市昌平区虎崽俱乐部小冰球运动员正在进行冰球基本滑动训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开祥

△2016年7月21日,一位小女孩被老师手中的独角兽神仙甲虫的模型震惊了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8年8月3日晚,在延庆区钱家店镇文化广场,孩子们一边吃麦芽糖一边观看歌舞表演。摄影/实习生陈玉婷

△,北京丽水桥街舞蹈工作室,孩子们正在上街头舞蹈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郑新切

-TheEnd -

北京新闻摄影部

李开祥

实习生:陈玉婷

特别声明: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“网易”作者发表,仅代表作者的观点。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跟进

跟进

2

参与

2

阅读下一篇文章

国庆节结束后,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,房屋奴隶流下眼泪。

返回网易主页

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

暑假是属于“熊孩子”的“节日”。

摆脱了早起和晚起的时间限制,逃过了考试排名的学术压力,暑假让孩子们有机会感到安心和慷慨。

△2011年8月24日,北京文联小剧院,儿童表演剧《我们的假期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他们抬起胸膛抬起头,傲慢地冲向各种有趣和有趣的地方。过去不允许的“湿身”和“吃土”在某个时间点有合理的理由。从伴侣那里回来的“花猫”失去了一些内疚的良心,以及更多不择手段的笑容。

夏天“快乐水”

△2010年7月11日,中关村软件园雨后,小孩来到池塘玩耍。摄影/郭铁流

△2010年7月18日,北京三里屯的小男孩把脸放在喷泉上淋浴。摄影/韩萌

△2011年7月15日,太阳宫卡尔科技水上乐园,儿童滑入水中滑入凉水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△中午,一个外国小孩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喷泉里玩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陶伟

△,北京市昌平区景芝湖儿童从水滑梯顶部滑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木一

“Shabu-shabu”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

△2009年7月11日,北京潭Temple寺,小男孩和小女孩蹲在墙上吃冰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尹亚非

△2009年8月17日,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古老的古城村,几个孩子把铁架当作秋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1年7月5日,人民大学对面的当代购物中心,当父子喂鸽子时,一只鸽子飞到了孩子们的头上。摄影/姚宝龙

△2012年8月24日,在北京市朝阳区马儿庄村,孩子们在街上玩耍。其中一个孩子把手中的沙子举到了天空。摄影/周刚峰

△2017年7月15日,石景山游乐园两个孩子正在“战斗”,不断出现泡沫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“玩具总动员”

△2005年8月17日,一名儿童在天安门广场放风筝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建宁

△2010年7月4日,在北京三里屯,一个小男孩坐在路边,对路人顽皮。摄影/孙春霞

△2013年7月9日,北京故宫博物馆的一名带伞帽的小孩,手持玩具手机在雨中行走。摄影/李世民

△2014年7月17日,在游戏展上,孩子们玩蹦床玩具。摄影/秦斌

△,孩子们在北京世博会上体验玩具枪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通用“充电期”

△2009年7月22日,在北京天文馆,男孩戴着一副太阳镜和一副日食观察眼镜观看日全食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△2014年7月31日,在北京暑假期间,孩子们在课堂上聚集在讲台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元正

△2015年7月27日,北京市昌平区虎崽俱乐部小冰球运动员正在进行冰球基本滑动训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开祥

△2016年7月21日,一位小女孩被老师手中的独角兽神仙甲虫的模型震惊了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8年8月3日晚,在延庆区钱家店镇文化广场,孩子们一边吃麦芽糖一边观看歌舞表演。摄影/实习生陈玉婷

△,北京丽水桥街舞蹈工作室,孩子们正在上街头舞蹈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郑新切

-TheEnd -

北京新闻摄影部

李开祥

实习生:陈玉婷

暑假是属于“熊孩子”的“节日”。

摆脱了早起和晚起的时间限制,逃过了考试排名的学术压力,暑假让孩子们有机会感到安心和慷慨。

△2011年8月24日,北京文联小剧院,儿童表演剧《我们的假期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他们抬起胸膛抬起头,傲慢地冲向各种有趣和有趣的地方。过去不允许的“湿身”和“吃土”在某个时间点有合理的理由。从伴侣那里回来的“花猫”失去了一些内疚的良心,以及更多不择手段的笑容。

夏天“快乐水”

△2010年7月11日,中关村软件园雨后,小孩来到池塘玩耍。摄影/郭铁流

△2010年7月18日,北京三里屯的小男孩把脸放在喷泉上淋浴。摄影/韩萌

△2011年7月15日,太阳宫卡尔科技水上乐园,儿童滑入水中滑入凉水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△中午,一个外国小孩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喷泉里玩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陶伟

△,北京市昌平区景芝湖儿童从水滑梯顶部滑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木一

“Shabu-shabu”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

△2009年7月11日,北京潭Temple寺,小男孩和小女孩蹲在墙上吃冰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尹亚非

△2009年8月17日,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古老的古城村,几个孩子把铁架当作秋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1年7月5日,人民大学对面的当代购物中心,当父子喂鸽子时,一只鸽子飞到了孩子们的头上。摄影/姚宝龙

△2012年8月24日,在北京市朝阳区马儿庄村,孩子们在街上玩耍。其中一个孩子把手中的沙子举到了天空。摄影/周刚峰

△2017年7月15日,石景山游乐园两个孩子正在“战斗”,不断出现泡沫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“玩具总动员”

△2005年8月17日,一名儿童在天安门广场放风筝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建宁

△2010年7月4日,在北京三里屯,一个小男孩坐在路边,对路人顽皮。摄影/孙春霞

△2013年7月9日,北京故宫博物馆的一名带伞帽的小孩,手持玩具手机在雨中行走。摄影/李世民

△2014年7月17日,在游戏展上,孩子们玩蹦床玩具。摄影/秦斌

△,孩子们在北京世博会上体验玩具枪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通用“充电期”

△2009年7月22日,在北京天文馆,男孩戴着一副太阳镜和一副日食观察眼镜观看日全食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△2014年7月31日,在北京暑假期间,孩子们在课堂上聚集在讲台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元正

△2015年7月27日,北京市昌平区虎崽俱乐部小冰球运动员正在进行冰球基本滑动训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开祥

△2016年7月21日,一位小女孩被老师手中的独角兽神仙甲虫的模型震惊了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8年8月3日晚,在延庆区钱家店镇文化广场,孩子们一边吃麦芽糖一边观看歌舞表演。摄影/实习生陈玉婷

△,北京丽水桥街舞蹈工作室,孩子们正在上街头舞蹈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郑新切

-TheEnd -

北京新闻摄影部

李开祥

实习生:陈玉婷

特别声明: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“网易”作者发表,仅代表作者的观点。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跟进

跟进

2

参与

2

阅读下一篇文章

国庆节结束后,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,房屋奴隶流下眼泪。

返回网易主页

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

暑假是属于“熊孩子”的“节日”。

摆脱了早起和晚起的时间限制,逃过了考试排名的学术压力,暑假让孩子们有机会感到安心和慷慨。

△2011年8月24日,北京文联小剧院,儿童表演剧《我们的假期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他们抬起胸膛抬起头,傲慢地冲向各种有趣和有趣的地方。过去不允许的“湿身”和“吃土”在某个时间点有合理的理由。从伴侣那里回来的“花猫”失去了一些内疚的良心,以及更多不择手段的笑容。

夏天“快乐水”

△2010年7月11日,中关村软件园雨后,小孩来到池塘玩耍。摄影/郭铁流

△2010年7月18日,北京三里屯的小男孩把脸放在喷泉上淋浴。摄影/韩萌

△2011年7月15日,太阳宫卡尔科技水上乐园,儿童滑入水中滑入凉水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△中午,一个外国小孩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喷泉里玩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陶伟

△,北京市昌平区景芝湖儿童从水滑梯顶部滑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木一

“Shabu-shabu”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

△2009年7月11日,北京潭Temple寺,小男孩和小女孩蹲在墙上吃冰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尹亚非

△2009年8月17日,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古老的古城村,几个孩子把铁架当作秋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1年7月5日,人民大学对面的当代购物中心,当父子喂鸽子时,一只鸽子飞到了孩子们的头上。摄影/姚宝龙

△2012年8月24日。在北京市朝阳区马儿庄村,孩子们在街上玩耍,其中一个孩子将手中的沙子举到天空。摄影/周刚峰

△2017年7月15日,石景山游乐园两个孩子正在“战斗”,不断出现泡沫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“玩具总动员”

△2005年8月17日,一名儿童在天安门广场放风筝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建宁

△2010年7月4日,在北京三里屯,一个小男孩坐在路边,对路人顽皮。摄影/孙春霞

△2013年7月9日,北京故宫博物馆的一名带伞帽的小孩,手持玩具手机在雨中行走。摄影/李世民

△2014年7月17日,在游戏展上,孩子们玩蹦床玩具。摄影/秦斌

△,孩子们在北京世博会上体验玩具枪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通用“充电期”

△2009年7月22日,在北京天文馆,男孩戴着一副太阳镜和一副日食观察眼镜观看日全食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△2014年7月31日,在北京暑假期间,孩子们在课堂上聚集在讲台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元正

△2015年7月27日,北京市昌平区虎崽俱乐部小冰球运动员正在进行冰球基本滑动训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开祥

△2016年7月21日,一位小女孩被老师手中的独角兽神仙甲虫的模型震惊了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8年8月3日晚,在延庆区钱家店镇文化广场,孩子们一边吃麦芽糖一边观看歌舞表演。摄影/实习生陈玉婷

△,北京丽水桥街舞蹈工作室,孩子们正在上街头舞蹈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郑新切

-TheEnd -

北京新闻摄影部

李开祥

实习生:陈玉婷

暑假是属于“熊孩子”的“节日”。

摆脱了早起和晚起的时间限制,逃过了考试排名的学术压力,暑假让孩子们有机会感到安心和慷慨。

△2011年8月24日,北京文联小剧院,儿童表演剧《我们的假期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他们抬起胸膛抬起头,傲慢地冲向各种有趣和有趣的地方。过去不允许的“湿身”和“吃土”在某个时间点有合理的理由。从伴侣那里回来的“花猫”失去了一些内疚的良心,以及更多不择手段的笑容。

夏天“快乐水”

△2010年7月11日,中关村软件园雨后,小孩来到池塘玩耍。摄影/郭铁流

△2010年7月18日,北京三里屯的小男孩把脸放在喷泉上淋浴。摄影/韩萌

△2011年7月15日,太阳宫卡尔科技水上乐园,儿童滑入水中滑入凉水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△中午,一个外国小孩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的喷泉里玩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陶伟

△,北京市昌平区景芝湖儿童从水滑梯顶部滑下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木一

“Shabu-shabu”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

△2009年7月11日,北京潭Temple寺,小男孩和小女孩蹲在墙上吃冰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尹亚非

△2009年8月17日,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古老的古城村,几个孩子把铁架当作秋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1年7月5日,人民大学对面的当代购物中心,当父子喂鸽子时,一只鸽子飞到了孩子们的头上。摄影/姚宝龙

△2012年8月24日,在北京市朝阳区马儿庄村,孩子们在街上玩耍。其中一个孩子把手中的沙子举到了天空。摄影/周刚峰

△2017年7月15日,石景山游乐园两个孩子正在“战斗”,不断出现泡沫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“玩具总动员”

△2005年8月17日,一名儿童在天安门广场放风筝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建宁

△2010年7月4日,在北京三里屯,一个小男孩坐在路边,对路人顽皮。摄影/孙春霞

△2013年7月9日,北京故宫博物馆的一名带伞帽的小孩,手持玩具手机在雨中行走。摄影/李世民

△2014年7月17日,在游戏展上,孩子们玩蹦床玩具。摄影/秦斌

△,孩子们在北京世博会上体验玩具枪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贵斌

通用“充电期”

△2009年7月22日,在北京天文馆,男孩戴着一副太阳镜和一副日食观察眼镜观看日全食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普丰

△2014年7月31日,在北京暑假期间,孩子们在课堂上聚集在讲台前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王元正

△2015年7月27日,北京市昌平区虎崽俱乐部小冰球运动员正在进行冰球基本滑动训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李开祥

△2016年7月21日,一位小女孩被老师手中的独角兽神仙甲虫的模型震惊了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薛瑜

△2018年8月3日晚,在延庆区钱家店镇文化广场,孩子们一边吃麦芽糖一边观看歌舞表演。摄影/实习生陈玉婷

△,北京丽水桥街舞蹈工作室,孩子们正在上街头舞蹈班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郑新切

-TheEnd -

北京新闻摄影部

李开祥

实习生:陈玉婷